Merajay

生而为人,
感激涕零

倦鸟安眠

你看到落花是否会怜惜?
是否会想,是哪一阵风,想要爱抚却凋零了一片洁白
看到僵死的鸟儿是否会怜惜?
是否会想,她们本该在哪个枝头唱着,这美好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