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ajay

吾往矣。

你总是这么任性地,想要知道所有的事情。

比如说为什么蓝色的月亮每次出现,就会吸引成群的光蝶;为什么它们会丢了魂似地忘却自己寿命的短暂,不顾一切地往它飞去——诸如此类我丝毫不关心的事情。

我说那些愚蠢的蝴蝶,不知道是永远飞不到月亮那去的...话音还没落,你就生气了似的,反驳我“就让它们试试看嘛!”......直到你睡着了气都没消。

你总是这么任性地,要去弄清楚所有的事情。

那就在梦里替我去看看,它们飞到月亮上去了吗?

 
那个,请问...你们有见到我的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