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ajay

吾往矣。

月冢•途中

The Way to the Moon’s Graveyard

为了记录一个漫长的醒来床铺都汗湿的梦。

犹豫过于真实的体验感,不论是画面还是文字,要叙述起来还是有些思绪杂乱。这个梦境触及了某些我最深处的恐惧,可能是因此描述起来我总是试图掩藏更直接真实的情绪。
(结果完成的途中已经不知道梦过多少回类似的了)

这是第一部分。

那天的我梦到了…宛如处于永恒的暗夜之中一般的,灰败又无助,寂静的海滩。

黑黢黢的天空,那在隐隐约约呜呜的是风声吗?当再细听只听见漆黑的海浪不知疲倦地拍打翻卷,放眼望去是数不清的月亮,它们被半掩埋在柔软冰凉的沙中,它们岩石,或者说是矿石一样的质地……混浊混着透亮,光斑星星点点……啊,真是非常非常吸引人。但我还是没敢去伸手触摸,因为它们不知为什么似乎…在呼吸,尽管光芒微弱,忽明忽暗,还在艰难地呼吸。那一瞬间的我,一阵大难临头即将崩溃的知觉爬上脊背——奇妙诡异的,有生命的,却在濒死的东西!

漫长的望不到尽头的海岸线,都是,都是大大小小,奄奄一息的月亮,靠近却感觉不到寒冷的温度差,是暖的,至少现在是……我在经过它们周围时多么害怕它们会发出嘶哑的哀鸣,冰凉的沙子在脚下积压出小声的沙沙,与它一同被海浪拍打声吞没的是——它们没有发出惨痛的尖叫,只是疲惫地,好像经过千百万年衰老濒死的嘶嘶叹息。就像是在用什么破碎的器官无力地挤压着空气。微小的声音好似一点点将脑颅开裂,我在它们中间穿行着,壮着胆子,一身冷汗地支撑着自己绕开发出一阵阵破碎呼吸声的一座座月亮,终于靠近了漆黑翻涌的海水…沿着海浪的边缘向前走着。

从脚底传来阵阵凉意,它们是如何从大海尽头的那一边渡海而来…伤痕累累,不眠不休…来到这里……来这里…迎来终结——这里就像是月亮的坟茔!不,这像是…它们还未抵达,就已筋疲力竭了……
我沿着昏暗的沙滩往前走,无尽地黑暗,数不尽的快要断气的月亮……没有尽头,整个空旷的黑暗中只听见海浪的拍打陪伴着我不停地走着。它们想要我到哪去…沿着这长长的海滩……替它们到……它们再也无力梦想的,安息的终点去吗…

哼哼哼哼🎶滴啦滴答~滴啦哒滴~🎶
太阳落山前🎶记得要回家~🎶

暮光晚餐

有池塘的地方总是生活着这种半透明的小精灵,它们玻璃似的身体在池塘上快速飞过,在水面上一闪一闪的。老练的猎手栖身在那棵安静的柳树上,它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把身体颜色变得和树干一样,就是为了接下来的时刻,富含营养的小精灵逃地飞快,很难捕食,不过一旦懒散的黄昏来临,他们就会放松警惕,在暮光中玩闹起来——一只又一只——它们喧闹的笑声是那么清脆,盖过了同伴被咬住瞬间惊恐的惨叫。看来今天可以饱餐了。

你追我逃,咦?追我的家伙到哪去了?

怪鸟花园

好久没有做这么激烈的梦了,梦里画风就是这样的...好像游戏一样的梦。梦里我是个长相奇怪的小人儿,身体质感像蜡似的。
在一个阴冷的,像是公园的地方,地面上有很多大小不一的深深的圆窟窿,洞壁是深红色,好像大地有着有机生物的血肉。我一直跑着,身子却一直暖不起来。
梦里有许多巨大得仰头看不全身体的影子鸟,一个身体长着很多条长长的,像是可以随意折叠的鸟腿,它们缓慢地徘徊。还有周围躲藏在草丛中张嘴等待你路过的瞬间凶猛撕咬,或是在身边徘徊的其他大鸟,时不时低下鸟头啄食。拿着火炬穿梭在长长的诡异鸟腿之间,要是火炬熄灭就会被影子鸟发现杀死,跑了一长段距离火炬开始越烧越短的时候就会看到地上有被丢弃的火炬,感觉像是被之把我抛在身后逃走,却率先被吃掉的同伴掉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