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ajay

生而为人,
感激涕零

你总是这么任性地,想要知道所有的事情。

比如说为什么蓝色的月亮每次出现,就会吸引成群的光蝶;为什么它们会丢了魂似地忘却自己寿命的短暂,不顾一切地往它飞去——诸如此类我丝毫不关心的事情。

我说那些愚蠢的蝴蝶,不知道是永远飞不到月亮那去的...话音还没落,你就生气了似的,反驳我“就让它们试试看嘛!”......直到你睡着了气都没消。

你总是这么任性地,要去弄清楚所有的事情。

那就在梦里替我去看看,它们飞到月亮上去了吗?

跟师父在森林里穿行,骑着羽龙,一路上都很有意思,除了——森林里的小妖精真的,很…烦…!
不注意时它们会突然从头发间猛地飞过,吓你一大跳!在树叶间叽里咕噜地一直窃窃私语偷偷发笑不说,还总以为过路的行人在和它们玩捉迷藏,真是自作多情!我们可是很忙的!

“再盯着看眼睛会被挖出来。”

“……什么!骗人的吧!!”

  

  

 
“……是骗人的吧,哎,是吧...”

倦鸟安眠

你看到落花是否会怜惜?
是否会想,是哪一阵风,想要爱抚却凋零了一片洁白
看到僵死的鸟儿是否会怜惜?
是否会想,她们本该在哪个枝头唱着,这美好的春天